金山云的上市,一定程度上证明了雷军在八年前赌对了赛道。

  但在与投资者做完初步沟通后,雷军和王育林都发现市场反应依然强烈,因此决定进一步推进IPO。

  “2013年之后,中国的云服务窗口期就关闭了,可能有一些小公司还在,但确实没什么新秀了。”王育林谈到。

  在上市当天,雷军对36氪等媒体谈到,2012年,金山软件决定孵化金山云业务时,遭到了当时的投资人反对,“当时国内只有阿里云在干,其他的巨头也不看好,觉得还要等5-10年。”

  究其原因,王育林认为是因为金山云的财务数据较为透明。虽然刚刚独立上市,但由于金山云此前是港股上市公司金山软件的并表公司,其财务数据已经连续多年在港交所披露,因此在合规性上更为完善。

  “市场上那么多服务商,企业为什么要用你的?有没有被验证过?所以公有云最大的特点是规模效应,规模越大,用户的信任度才越高。”雷军表示。

  从1月下旬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,不仅打断了正常上市路演的节奏,也让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在市场表现上受到影响。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整理了1月23日至3月19日期间的数据,发现在美上市中概股总体市值缩水了23.49%(即跌去4084.47亿美元)。

  5月8日晚,金山云正式挂牌美国纳斯达克,股票代码为“KC”,发行价17美元/ADS,总募集资金5.1亿美金。

  “云服务要么成功,要么输,几乎没有中间状态。”雷军说。

  王育林告诉36氪:“去美国路演的时候,我们发现投资人对云计算非常熟,因为亚马逊AWS、微软云都在美国,而且是中国10倍的量级,所以非常专业的分析师、投资者在看这个领域。”

  金山云2012年成立,阿里云在2009年已经开始尝试,作为后来者,金山云首先要解决巨头竞争下的生存问题,如何走出于阿里云差异化的路线,就成为金山云成立之初定下的大战略。

  继今年2月Ucloud登陆科创板,成为“国内云计算第一股”后,金山云的摘牌,也让其成为美股中唯一一个中国纯云服务商。

  瑞幸财务造假引发的中概股信任危机仍在蔓延。4月23日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主席杰伊克莱顿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不建议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。

  云服务的差异化战场

  竞争是打法上的,若从更长远的利益来看,中国的云服务领域还远未触达天花板。

  复盘金山云成长至今的路径,“差异化”是其重要特性。

  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,金山云也坦言:如果本公司不能持续从与金山集团和小米系企业的合作中收益,公司的业务将受到负面影响。

  金山云选择美股,也与美国资本市场对收入规模的看重不无关系,作为亚马逊AWS的发源地,云计算在美股早已不是创新业务。

  云厂商的冷启动就是个巨大的门槛,这里面存在一定的悖论。套用雷军对云服务“闭合游戏”的理论,企业在选择云厂商时,会选择2家以上的服务商以确保数据备份,但在选择的另一面,又是残酷的规模效应。

  和美国云计算的先驱相比,中国厂商在量级上仍有差距。亚马逊AWS如今是其财报中增速最靓丽的板块,2019年的营收规模达350亿美元(人民币2440亿元);对比之下,国内云计算头把交椅的阿里云,2019财年营收为247亿元,金山云则不到40亿元。

  金山云董事长雷军坦言,曾对金山云的上市之旅做出过最坏打算:“说实话,疫情开始以后,我觉得(上市)肯定黄了,一路上非常忐忑不安。”

  10亿美元,这是雷军当年为云计算这场赌注画下的止跌线,这是个不多不少的数字——“不少”,是作为金山软件董事长,雷军要为金山股东负责;“不多”,则是雷军认定了云计算虽然不是个赢家通吃的市场,但一旦进入,必须Allin。

  “国内云计算的大爆发还没开始,现在我们谈的不是怎么分蛋糕,而是怎么把蛋糕共同做大。”雷军说。

金山云上市当天,金山云董事长雷军、金山云 CEO 王育林(右)接受 36 氪等媒体采访。图片拍摄:苏建勋金山云上市当天,金山云董事长雷军、金山云CEO王育林(右)接受36氪等媒体采访。图片拍摄:苏建勋数据来源:金山云招股书数据来源:金山云招股书Ucloud 创始人季昕华的朋友圈截图Ucloud创始人季昕华的朋友圈截图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 -->

  雷军将云服务市场比喻为“闭合游戏”。他经营小米,知道企业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“(数据)一定要有备份,所以一定要选两个以上服务商”,因此对于云服务厂商来说,就避免了赢家通吃,“但要做到每个细分行业的前三,才能活下去”。

  金山云当日每股收盘报23.84美元,当日市值达47.74亿美元。

  不论是雷军还是Ucloud的季昕华,都判定中国的云计算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,里面尚有千亿规模的增长可以挖掘。雷军直言,金山云上市以后,下一个当务之急是获得10倍增长,“只有这样才会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上。”

  从哪种角度来看,眼下都不是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时间窗口。

  根据金山云公布的官方数据,此次共计260位投资者下单,最终完成发行数量3000万股,比拟发行数量超发了20%。

  另外,在收入质量上,金山云与其控股股东金山软件、小米存在一定比例的关联交易。根据其招股书数据,自2017年至2019年,与金山集团相关联的收入占到整体收入的比例达4%、3.5%和2.8%。与小米相关联的收入占比达27%、24.6%和14.4%。

  用10亿美金,赌行业前三的生存几率

  留在牌桌上的玩家开始庆祝,但对于尚未入场的玩家来说,类似的机会窗口已然关闭。

  营收上,金山云在2017、2018及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2.36亿元、22.18亿元、39.56亿元,三年实现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9%,但在毛利上,金山云在2019年刚刚实现毛利润转正。

  云计算在国内发展初期一度充满质疑。2016年,李彦宏还一度将云计算定义为“新瓶装旧酒,没有新东西”;2015年,美团也试图独立运营美团云,但在今年宣布彻底关停。

  随着金山云上市,雷军也迎来继金山软件、小米集团和金山办公后的第四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,在上市仪式前的VCR中,雷军在2014年“10亿美元投入金山云”的豪言壮语被滚动播放。

  巧合的是,金山云、Ucloud、加上正在申请科创板上市的青云,三家云服务产商均诞生于2012年。八年耕耘换得龙门一跃,每家公司的上市新闻都成了企业服务圈子里的一件盛事。金山云上市当天,Ucloud创始人季昕华、前美团云负责人李爽,都在朋友圈里表达了祝贺。

  “大的市场我们比不了巨头,就把优势放在几个关键行业里,我一直强调专注。你做的行业可以少,但要看每个行业里的位置怎么样。”雷军对36氪说。

  文|苏建勋

  专注细分行业是金山云的打法之一。在游戏领域,金山云位列腾讯云(腾讯系游戏均要求用腾讯云)之后,客户包括巨人网络,完美世界和西山居等;而在视频领域,金山云覆盖了90%以上的直播及短视频App,包括bilibili、爱奇艺等。据36氪了解,金山云在今日头条的公有云采购份额中与阿里云份额接近,同时也是快手的云服务商。

  “诸如利润、关联交易这类问题,选择在国内A股上市的话,可能被问询的周期会比较长,因此选择美股对金山云来说会更合适一点。”一位云计算领域投资人对36氪表示。

  “把这次上市比作玩游戏的话,真的是地狱难度的副本。”金山云CEO王育林表示,他坦诚,经历了中概股一连串事件后,能明显感觉到基金、投行的压力,以及他们对风险把控更加审慎。

  雷军感到“激动”。从去年筹备金山云IPO到最终定价,雷军全程参与,而在上市当天,也是“早上7点就开始电话会,之后收集投资者订单,忙到下午6点,又写了封全员公开信”。毕竟,金山云的上市,是从诸多不确定性中跑出的结果。

上一篇:又一私募老鼠仓:交易近5亿亏310万 自称师从诺奖得主    下一篇:《后浪》在朋友圈奔涌,B站破圈背后的二次元江湖    

Powered by hc360慧聪网www.ab13.org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5-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